游戏频道

郑爽:不专业女明星的最好与最坏一面

来源:腾讯娱乐 编辑:傅霖华 发布: 2017-09-13 10:56
当我们在郑爽对面坐下来的时候,“流量问题少女”郑爽并不像传说中那么“问题”。她看着我们笑了起来,“我觉得你们很好玩,明明每家都问一样的问题,却不肯在一起采访,非要每家分开采”。对此我们解释,“要是我们一起采了,那我们就没办法说这是专访了,你知道的,对于媒体来说,专访这两字的意义”,她还是笑着,点点头,表示理解。 不过在两个小时前,我们曾经担心这个采访无法完成——两个小时前,她临时决定把之前定下来的三家媒体分开专访改成一起采访。好在,在遭到所有记者一致反对之后,她没有坚持己见,但打算缩短每家的采访时间,每家媒体只有20分钟。好在,当采访真正开始的时候,她还是给足每家媒体原本约定的时长。并且,她回答了所有的提问——包括那些我们预先猜想可能会被删掉的感情问题。 显然,那天她心情很好。在下午的时候,她去了上海书展,给自己的新书《郑爽的书》做了签售,见到了几千名自己的粉丝。她全程站着,用了两个多小时,签售了几千本书。因为活动现场人数太多,直接导致了书展当天其他作者比如周国平的签售活动取消——这再次激发了人们对于“流量时代”的不满,一场“跨圈”网络掐架因此一触即发。 不过当时的郑爽可能对此一无所知,见到几千名粉丝所带来的好心情一直支撑到她几个小时候后的采访。她是开心而又友善的——大约是因为充分感受到了被爱,她丝毫没有表现得如之前传言中那样的“难搞”,甚至,她还为没有时间吃饭的记者们准备了麦当劳和星巴克,简直可以用“贴心”这两个字来形容了。 我们所见到的是一个nice的郑爽——当然,这不是她的全部。以及,我们当然想更多地接触她,看到更多的她,然而并没有这个机会。之所以在如此不充分的准备下,我们仍然开始一篇长文的论述,是因为我们隐隐约约在她身上感受到一种粉丝与偶像,还有自我与自我之间的关系——这既是“流量问题少女”的“流量”来源,同时也是她“问题”的来源。 另外,关于本文的一个说明是:为了尽量传达原意,我们在文中对于郑爽语言的引用,基本不做整理和修饰,以原风貌呈现。 AAA 1、18岁就开始接受粉丝拥戴 这是一个典型的偶像与粉丝的见面环节。郑爽的粉丝——从现场来看,女性当然占绝大多数,但男性也不是稀有动物,总体数量上看并不少。为了这次签售,他们提前好几个小时就过来,在8月烈日炎炎的上海户外排队,还不忘以“高素质的粉丝”进行自我要求,特意准备了袋子收好自己的垃圾。 活动开始,偶像才刚刚在后台露了一小脸,粉丝就已经沸腾了,“郑爽生日快乐”,他们按照之前排练过的一遍遍喊了起来。又等了一会儿,郑爽才正式出现。她穿了一件非常宽松的黑白撞色T恤,黑色的短裤。说自己刚在家只是洗了个澡就过来了,这挠到了粉丝的HIGH点,“素颜!”他们激动了,台上的郑爽表示自己在这样一个与粉丝见面的时刻,不想化妆,只想以真实来面对大家,这番说辞再次让粉丝兴奋了起来,台下欢呼成了一片。 她的两个闺蜜还有父母都上台参加了这次签售。郑爽花了好几分钟的时间来介绍自己的两位闺蜜,她的闺蜜上台后说那是因为郑爽害羞,不好意思一个人面对粉丝,所以才费了这么多口舌,以让她们陪着她看上去顺理成章——“害羞”也是郑爽打动粉丝的一个点,当她频繁地露出摸头发吐舌头等小表情的时候,她的粉丝又一致地喊了起来,“郑爽,别害羞啦!”——这属于粉丝对于偶像的小“调戏”,那个容易害羞的郑爽才正是他们热爱的偶像。 之后,我们在晚上的采访里问她,“第一次在现场,感受到被这么多粉丝热爱,是什么时候?”答案则是,“在拍《流星雨》的时候吧。” “那个时候就有很多很多粉丝了吗?”我们追问。 这个被粉丝认为容易害羞的偶像,给了一个让我们有点意外的答案,“对的,因为我想说,我想得到,那种是很自信的,那个时候。因为我想说,对啊,我就是过来吃这碗饭的,所以才会出来拍戏,就是并不慌张。” “那个时候就不慌张吗?” “对的,现在也都没有很慌张。” 这是一个18岁就成名的女孩,其后顺利搭上了流量时代的班车,正是被说成握着“一副好牌”的人。曾经我们有同事感慨,“郑爽全身都是流量,头发可以出一条新闻,脸可以出一条新闻,胳膊可以出一条,腿还可以出一条”——那是她还未自己真身登陆社交网络之前。而当她开始活跃于微博和自建app之后,她的新闻量变得更大了,只是这些新闻绝大多数并非出自于表扬。一时间,尚不能准确定义这个郑爽的网友和媒体用了“放飞自我”这个词。 而“放飞自我”这个词的存在本身就说明了一种潜规则,当明星——尤其是流量明星,是需要合乎一定的规则,遵循一定的行规,限制一定的自我的。 所以,她成为了那个被大众说成“一副好牌打得稀烂”的女明星。 2、一个东北式的群居大家庭 应该不必从头说起——关于她的家庭,她的出生,她的第一部戏,她的第一次恋情……这几年,每一次她有新闻发生,自媒体都会再次普及一次她的人生。我们相信,对此一无所知的人应该不会有兴趣打开我们这篇报道。流量明星的时代,受众与明星的关系,该确立的,早已经确立。 郑爽的父母在郑爽的故事里频频出场——父亲郑成华接拍过三部电视剧,和郑爽一起参加过《旋风孝子》的节目,拥有自己的微博,接受媒体采访多次引发争议,在微博里进行收费问答……而母亲则有一段视频截图,出现在几乎所有郑爽性格分析的报道里。那段截图里她回答“为什么让童年的郑爽上这么多兴趣班”这个问题时说,“可能是实现我的一个理想吧,从事演艺这方面的” ,这几乎成了郑爽性格分析的由头——因为母亲的高控制欲,所以她变成了现在的性格。 我们同样见到了郑爽的父母——他们陪她参加了图书签售,还陪着她完成了之后的三个采访。不过也许是被批评多了,她的父母拒绝了我们提出的采访申请。她的父母打扮得的确很“星爸星妈”,母亲穿一套绿色的连体裤,非常瞩目,而父亲穿黑T恤花裤子,戴了克罗心的项链,也很潮流。 “你会给父母挑选搭配衣服吗?”我们问郑爽。 “不是我买的,因为我爸妈本来就比较爱臭美的那种人”,郑爽开心地吐槽了父母,她滔滔不绝,“我跟我妈的审美也不太一样,我比较喜欢那种低调的颜色。我不喜欢颜色多或者是花纹多。要说有颜色,就是喜欢从质感上体现什么的。有可能,对,颜色上就是希望会让我觉得是那种,是衬托肤色的,简单不要很扎眼的就好了。我妈她就比较喜欢那种D&G感觉的东西,她很喜欢那种公主感觉。我真的不太擅长挑这种衣服,我有可能会挑错,所以就算了吧。” 郑爽还模仿了父母吵架时候的片段,“我爸比我妈打扮得还时髦,我爸天天还要敷面膜,我爸天天跟我妈边敷面膜边吵架,两个人探讨谁做饭,我爸生气了,不爱做了,最后给他气得把面膜一撕……怎么了,那个梗让我妈说起来很好玩,最后我爸是怎么撕的面膜来着?” 她转向妈妈,“我爸是怎么撕的面膜来着,你学一下,我妈学得可逗了”。郑爽妈妈顺从地模仿了一下——一把把面膜从脸上撕下,愤愤然地掷到地上。 在整个采访里,她的母亲打断过我们一次。在郑爽回忆自己北影读书期间,系主任时常敲打这些学生们,“你们90后太自私了,因为你们有太多退路了,你们在电影学院学不好,你们可以选择找一个有钱的老公嫁了”,而郑爽心中嘀咕,“哇塞,老师为什么知道我们的心里是这样子想的”时,她的母亲提出来,“你们这个不要写”。 显而易见,这是快乐的一家人。郑爽处在这个家庭的核心位置上,如今她的父母随着她迁居了上海——她也曾试图与北京培养感情,以两天换一间酒店的方式,把北京“从一环住到了六环”,但还是失败了。她的母亲陪着她折腾,“我妈都烦死我了,我真的是属于每个酒店都会住两天,然后就走的,我妈本来是特别折腾不起的人。(但这种事)找别人陪又找不到。我说你真是一个伟大的妈妈。” 而作为东北人,一家人的概念有时候比三口之家要大——早前,拍《夏至未至》拍摄期间,因为姥姥生病,郑爽把姥姥从东北接到了上海治疗,随后,她又在剧组附近找了一套家庭公寓,在她的书里,她写到,“瞒着姥姥把兄弟姐妹还有姨妈舅舅们都接过来团聚,姥姥这才喜笑颜开地说心里踏实了。”如今她在上海买了房子,“姥姥给每个人都分好了房间,姨妈和姐姐们偶尔也会住过来”。 这是郑爽的情感方式:她比大多数人更多付出,更多奉献。同时,她需求的也更多,她在“我妈都烦死我”但仍然陪伴左右里,感受到了爱,感受到了“你真是一个伟大的妈妈”。

猜你还想看: